adc影院adc最新无广告

admin |
2020年11月21日 |

  抗美援朝战争中,苏制反坦克手榴弹是一种堪称“万金油”而且非常宝贵的武器,它不但可以炸坦克、炸碉堡。还可以炸人和破障。特别是在进入阵地战阶段后,前出拔点时更是成了战士们的最爱。志愿军使用过的苏制反坦克手雷主要有两个型号——РПГ-43和РПГ-6——前者后来被我国仿制,称为反-43式反坦克手榴弹。 РПГ-43反坦克手榴弹 苏联РПГ-43式反坦克手榴弹是世界上第一种使用聚能装药破甲原理的反坦克手榴弹。它于1943年定型投产,手榴弹全弹长383mm,战斗部直径93mm,全重1200g,装药为612gTNT炸药,采用惯性触发引信。 РПГ-43反坦克手榴弹分解 由于采用聚能装药破甲原理,弹体在投掷后需要保持头部指向目标,所以РПГ-43式手榴弹在保险罩内包裹了一个布尾簧。在拔掉保险销投掷出手后,在弹簧作用下,保险片与木柄分离,保险罩向后弹出并拉出布尾起到稳定作用,使得药型罩口部指向目标。 РПГ-43全弹质量较大、装药十足,正常投掷距离只有10-15m,一般需要配合掩体使用。不过也因为装药足,无论对付坦克、野战土木工事,还是暴露的人员目标,都有极强的杀伤力。 使用РПГ-43的志愿军战士 因为它的设计年代较早,当时对于聚能破甲原理认识不够充分,РПГ-43的药型罩结构结构并不合理。其药型罩为半椭球体,由2mm厚的钢板冲压成形,破甲威力仅为75mm,只能击穿美军坦克车体后部和顶部装甲。 РПГ-6是РПГ-43的改进型号,于1944年定型投产。该型反坦克手榴弹全弹重343mm,战斗部直径100mm,全重1100g,装药为560gTNT炸药,破甲深度100mm,同样采用惯性触发引信。 РПГ-6的结构与РПГ-43基本一致,虽然装药量有所减小,但是破甲威力却不降反增。这是因为РПГ-6的药型罩为锥形,结构更加合理,并且在头部增设半球形风帽用于保持炸高以及减小飞行阻力。 手持ППШ-41冲锋枪和РПГ-6反坦克手榴弹准备出击的志愿军战士 РПГ-6的投掷手感较РПГ-43更好,而且其战斗部长度更大,破片杀伤效果更为明显,对有生目标的毁伤能力显著提高。但是РПГ-6的壳体和药型罩金属材料的工序更多,工业也更复杂一些,所以国内并没有立即仿制。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作为志愿军最为有效的步兵反坦克武器之一,反坦克手榴弹发挥很大的作用。比如,在1951年3月25日运动战阶段第四次战役中,来自26军78师234团1营3连4的班长雷宝森在七峰山299.3高地防御阻击作战中,在1具火箭筒的配合下,率领全班10名战士使用反坦克手榴弹,在半个小时内击毁美军11辆坦克和1辆轻型越野车,自身无一伤亡,创造了步兵反坦克的经典战例。 在1951年5月24日运动战阶段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中,来自20军78师239团3营7连的班长谭炳云在汉江南岸930高地阻击战斗中,只身一人使用反坦克手榴弹先后炸毁美军3辆坦克,迟滞了美步2师行军队列8个小时。 РПГ-6反坦克手榴弹 在1951年10月8日至11月4日的夏秋防御战役中,68军204师610团在文登里抗击美步2师、伪8师以及法国营进攻的战斗中,以山炮、野炮、无炮以及使用反坦克手榴弹的步兵小组依托预设阵地,毁伤美、伪军坦克47辆,彻底粉碎了敌人所谓的“坦克劈入战”。 使用反坦克手榴弹攻击敌方坦克,需要接近到距离敌人只有十多米的距离,这是一种非常危险、近乎于自杀式的行为。在抗美援朝战场上,面对“联合国军”和南朝鲜伪军的装甲车辆,志愿军部队更多还是以反坦克火箭筒、无后坐力炮等步兵轻便火炮进行抗击。反倒是在阵地攻坚战斗和防御战斗中,对付敌方各种工事与集群步兵的时候,这些装药量十足的“大号手榴弹”往往能一颗掀顶盖、一炸一大片。 РКГ-3反坦克手榴弹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我国根据引进的苏联РКГ-3反坦克手榴弹技术资料,在1958年仿制生产了反-3式反坦克手榴弹,取代了老旧的反-43式,不过工艺简单成本低的反-43直到1970年代初才停产。